歡迎訪問滬閔在線
設為首頁 | 收藏本站
國際新聞 民生新聞
時政新聞 經濟新聞
軍事新聞 體育新聞
部委信息 政壇人物
時事觀察 政策解讀
法治生活 法律法規
安全生產 食品安全 生態環保
健康衛生 房產商情 財經在線
娛樂資訊 旅游天下 科技之窗
文化名人 文化產業
中華情緣 書畫收藏
報料投稿 專題專欄
今天:
您所在的位置:滬閔在線 > 娛樂資訊 >

蘇世民對話沈南鵬:哪些行業有前景?如何穿越周期?丨今日頭條直播實錄

發布時間: 2020-04-30 21:36 點擊:

  “永遠別虧錢、面試是我最喜歡的事情之一、年輕人要投入到鐘愛的事業中”,4月23日晚8點,黑石集團董事長、首席執行官兼聯合創始人蘇世民與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紅杉資本中國基金創始及執行合伙人沈南鵬,在今日頭條、抖音獨家開播、展開了一場全球投資家之間的“云端對話”。

  正值世界讀書日,他們就蘇世民的新書《蘇世民:我的經驗與教訓》展開討論,探討全球經濟、創業投資原則及企業管理文化。而鑒于疫情對全球經濟的影響,更多人開始關注:企業穿越周期的生存法則是什么?中國最具發展前景的行業在哪里?

  蘇世民在對話中談到,疫情之后,全球經濟復工的前提是大規模的病毒檢測,而西方國家的經濟復蘇將晚于中國。中國一季度GDP下降6.8%,應該將其視為底部,未來將迎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大好機會。

  針對部分國家計劃將其生產和供應鏈搬回國內,蘇世民表示,除了世界大戰之外,不能從他國獲得產品供應還是頭一次,疫情讓生意人重新審視自己的供應鏈現狀,“普通的生意人會考慮到,不能再讓自己的風險敞口全部集中在一處(不管是哪個國家),必須讓自己的供應鏈更加多元化“。

  沈南鵬表示,中國有許多具備吸引力的投資主題,其中最重要的是圍繞科技和創新,包括互聯網、人工智能、物聯網在內的數字技術正在改造著中國服務業和制造業的方方面面,而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這些轉型的過程可能會進一步加快;此外,中國的公共衛生體系還將進一步升級,醫療衛生行業有望獲得更快增長,“來自民營和公共部門的投資還將加大,這將涵蓋疫苗、創新藥、醫療器械、醫療服務等;同時在更廣闊的生命健康領域,我們還將看到不少新的創新和增長。”

  在當下的環境如何繼續踐行“永遠不虧錢”的原則,蘇世民表示,別虧錢可以比作醫生行醫立誓時說的 “不可傷害病人”。也就是別讓病人進到診室,經過一番治療后病人還死了。對于私募來說同理,“投資人最恨你虧錢。如果你在某些投資上沒賺足錢,那沒關系,那只是一次失誤;如果你虧了投資人的錢,他們就會對你出奇地憤怒,幾乎不可能再給你追加資本。”

  所以,投資決策一定要充分“做作業”,驗證分析可能出問題的環節,公開辯論所有的基本假設,并有計劃的去除那些顯然會傷害到任何新業務、新組織或新投資項目的事情,設計方案去規避,這才能使投資大致做到不虧錢。

  目前黑石管理著5000億美元的資金,在過去的700筆投資項目中只出現過一個破產。“700筆投資,只有一筆破產,說明我們還是可以做到不虧錢的”,蘇世民補充道。

  沈南鵬:大家好,我是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伙人沈南鵬。很高興能和蘇世民先生一起舉行這次“云端對話”。蘇世民先生是全球領先的投資公司黑石集團的董事長、首席執行官及聯合創始人。

  蘇先生的新書《蘇世民:我的經驗與教訓》登上了《紐約時報》暢銷榜。這本書汲取了他在商業、慈善和公共服務部門的經驗,最近剛由中信出版集團譯成中文并在國內出版。

  我希望和他共同討論他在書中分享的一些經驗,以及他對當前經濟環境下如何管理企業和開展投資的見解與建議。

  沈南鵬:蘇先生,我們應該如何行動,才能幫助全球經濟恢復增長,幫助人們在這場新冠大流行后重振信心?

  蘇世民:我們目前看到的經濟狀況是前所未有的。世界各國此前都提出了關停經濟活動的要求,以遏制新冠病毒的蔓延。而現在是時候,就像中國已控制了疫情一樣,重啟經濟活動了。我認為有幾件事是必須要做的。

  首先,人們有時會恐懼復工,怕會從他人身上感染病毒。因此,現在尤其在西方國家中國可能已經經歷了這一階段我們需要的是大規模的病毒檢測。如果知道左右身邊的人都沒有問題,那么你也就可以知道你不會感染病毒。因此,我認為各國會加倍努力,確保測試量得以顯著增加。如果可以做到,人們就可以更快地復工。復蘇就不會非常緩慢,而是會快很多。人們也會更有信心,他們也將能夠回歸原本正常的生活。因此,我覺得檢測工作非常重要。

  其次,西方國家的復蘇將晚于中國,至少在西方國家要在治療新冠病的藥物上有所突破,或是最后開發出疫苗,可能需要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因此,對于全球而言,如果是一年到一年半的時間,人們完全不必恐懼。他們應該返回工作崗位。復蘇過程不會一帆風順,因為經濟的各個部門不可能完全同步復工并取得同樣的成效。我們如果能夠加快這一過程,世界的情況就會更好。

  中國已經處于不同的階段。中國開展了強有力的抗疫工作。但是,美國時間今早,中國通報稱一季度中國經濟同比下降6.7(實際是6.8%)個百分點。就任何人的記錄來看,這是中國經濟首次出現下滑。因此,人們應該把它看作是底部,也是未來中國經濟增長的大好機會。

  沈南鵬:有一些國家正計劃將其生產和供應鏈搬回國內。你對此有何見解?這是否預示著世界正走向逆全球化?你怎么看待世界未來發展的方向?

  蘇世民:我認為這并非就是關于全球化的表態。我認為發生的情況是,很多公司從中國獲得產品供應的能力經歷了嚴重的錯位,因為中國是世界制造業之都。我認識一個時裝業的老總,他說 “我的貨源100%來自中國。我現在什么貨都拿不到我的公司要倒閉了,因為我根本拿不到貨”。

  因此,一旦遭遇過這種情況,并且這與政府指令無關,普通的生意人就會說,我不能再讓自己的風險敞口全部集中在一處不管是哪個國家我必須讓自己的供應鏈更加多元化。我認為世界各地都有人學到這樣的教訓,未必是要針對中國。

  也許是其他關閉邊境的國家。關閉邊境在我有生之年肯定是頭一次發生。除了世界大戰之外,不能從他國獲得供應還是頭一次。因此,它帶來的效果是,它喚醒了幾乎每一個生意人。至少他們需要重新審視自己的供應鏈現狀。目前,我認為可能會發生的是,與其說是撤走現有的業務,不如說是增量業務可能將回歸離本國更近的更多地方。因為,各行各業的生意人都在說,我只是不想所有業務都集中在一個國家。

  沈南鵬:你認為,無論是行業還是國家,顯然都應該努力優化其供應鏈,避免過度集中?這是對國家和行業最有利的。

  蘇世民:是的,我認為如此。但即便如此,那些極具競爭力的國家,比如中國,還將處于優勢地位。唯一的疑問是,未來它們會在供應鏈上占據多大的份額?當然,還有一些國家把生產轉移到了中國,滿足中國國內的消費。在走出此次疫情帶來的經濟壓力之后,中國很可能會是全球范圍最強的增長型國家。因此,中國的經濟具備天然的發展優勢,這些優勢還在繼續內化。

  蘇世民:南鵬,在理解中國市場上,你是世界頂尖的投資家。關于在華投資機會方面,目前有哪些行業或地區是你認為比較有意思的?我也可以借鑒一下。

  沈南鵬:謝謝。黑石在中國非;钴S。過去15年來,我們一直在投資中國,也經歷過幾次經濟周期的起伏。許多領先企業能夠走出困境,是因為它們在各自行業內不斷做大做強。即使在面對“至暗時刻”的時候,他們也能主動出擊,獲得更高的市場份額。

  我認為對投資者而言也是如此。當前的環境其實給我們提供了一些很好的機會,讓我們在各個行業內去支持那些長跑冠軍。要說過去10到15年,我們在中國有何成功秘訣,那就是我們持續“做強中國”,F在正是在許多行業內加倍投資中國的好時候。而且我認為中國顯然具備許多具有吸引力的投資主題,其中最重要的是圍繞科技和創新。你也知道,包括互聯網、人工智能、物聯網在內的數字技術正在改造著中國服務業和制造業的方方面面,而在新冠疫情的背景下,這些轉型的過程可能會進一步加快。

  在中國,公共衛生體系還將進一步升級。醫療衛生行業有望獲得更快增長,因為來自民營和公共部門的投資還將加大。這將涵蓋疫苗、創新藥、醫療器械、醫療服務等。同時,在更廣闊的生命健康領域,我們還將看到不少新的創新和增長。

  蘇世民:是的,我自己也在想這個問題,因為我知道我會問你這個問題。我同意:科技和醫療行業是非常棒的投資領域。

  沈南鵬:是的,F在讓我們回過來談談你的書。你談到了許多和核心價值觀以及文化理念相關的內容。那么,哪些核心價值觀是成功創業者必備的?創業者應該如何應對當前明顯看來愈發不確定的環境?

  蘇世民:我想,在與創業者共事以及自己創業的過程中,你一定也能體會是有一些核心價值觀的。首先是你必須要能承受得起大量的挫折與苦難。你要有非常強大的心理、穩定的情緒和巨大的能量,因為你會不斷地遇到挫折。

  其次,你需要從錯誤中汲取教訓,調試自我。人都會犯錯,但大多數犯錯的人可能會假裝這些錯從未發生過。他們不去分析犯的錯。他們不會剖析錯誤,找出癥結,避免再犯同樣的錯。我認為這是企業家應當具備的另一項核心價值觀。

  再次是要有一個值得追求的夢想。只是模仿他人在做的事,可以,但這對擁有偉大的夢想而言是不夠的。因此,我認為創業者需要放眼世界,思考如何才能更好地發揮自己的才能,創造出尚不存在,但一旦受你點破別人就會趨之若鶩的事物。

  另一項核心價值觀,或者核心競爭力,就是創業者一般都得有說服力。他們必須能夠說服客戶,說服供應商,說服他人加入自己的團隊。所以,一個創業者單槍匹馬是很難成功的。他們必須要能讓所有這些相關方形成一個體系。他們必須明白與他人打交道的方式方法。所以,就是以上我講到的價值觀。當然,在很多情況下,最好還要有對財務和數字的基本理解,才能確保創業時不至于資金耗盡。

  最后還要有敬畏心。畏懼非常讓人受用,因為它既能讓你加倍努力,也能幫助你規避一些可能犯的錯。如果你畏懼失敗,你可能會帶著這種敬畏心去做一些你平時可能考慮不到的降低風險的決策,而不采取這些風控,你可能會失敗。所以,這些都是優秀的創業者必備的素質。

  沈南鵬: 這些建議非常好。有意思的是,如果比較中美兩國的企業家,我們會發現最頂尖的那些人所具備的素質往往有共通之處。

  蘇世民:中國有很多很棒的創業者。我很喜歡同他們交流。而且,除了語言不通當然很多中國創業者也會說英文,而美國創業者人可能不會說中文,英語之外,我們的外語掌握得并不多創業者具有非常多的相通之處。

  沈南鵬:你對創業者有什么建議呢?與以往相比,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充滿不確定性的世界。你有什么具體的建議可以給到這些創業者嗎?

  蘇世民: 好的。你也知道我經歷過很多次經濟的下行,在我生涯中可能有個五六次。它們在當時看來都很嚇人。這次看起來也很極端。你會覺得,好吧,人不應該躲在家里。人是社交動物。他們會想從家中走出來,他們會想回去工作。既然我們知道人們的傾向,并且我們知道疫情的周期可能最多是一年半的時間。在此期間,醫護人員和用藥會不斷改善。所以,我們知道人們會復工。我們大致可以確定,一旦復工開始,全世界的經濟會走向恢復。因此,重要的是,不要對此有情緒化的反應,而是要客觀審視,問首先恢復的會是什么?最后恢復的會是什么?哪些是會調整不會再恢復的?

  會有更多人在網上見面,就像你我的對話一樣。所以,這也許會沖擊旅游這樣的行業,但它對技術行業有利。對于創業者而言,對這樣一個新的世界格局,你必須形成自己的觀點,了解需求何在,如何籌措資本去投一些未來可能成功的領域。當你想清楚會成功的事業,你就果斷出手,做出100%到120%的充分的投資承諾。這樣你便會成功,而其他人可能熬不過寒冬。

  這就是看到大勢所趨,就會大膽行動的天性。如果你先于大趨勢而動,你大概率是會成功的。大多數人都會被嚇得什么都不敢做。

  沈南鵬:你在書中提到,企業文化比管理更重要。你能詳細闡述一下這一理念嗎?黑石如何塑造有別于其他公司的差異化文化?你采取了哪些措施來樹立這一非常獨特的文化?

  蘇世民:你知道,沒有人,不管多優秀,都不可能通曉百般技能。你無法控制每個人做的事,唯一能做的就是教給他們良好的價值觀。教會他們你的信仰,讓他們保留你信仰的內核,而給予他們做事的自主性。我們在黑石有各種必須堅持的原則。如果我們要招人,必須招非常聰明的人。我們必須招誠實正直的人。我們堅信要有高水平的合作。我信奉零缺陷的文化,這意味著你可以在判斷上出錯,但在工作中絕不能出錯。工作必須是永遠準確無誤的。離開你辦公桌,交到別人手里的工作成果必須是完美無缺的。

  我相信,而且我們告誡大家,集體決策可勝于個人決策。并且決策應當建立在深入分析的基礎之上。任何決策過程,都應列出所有的風險因子,然后召集6到8個非常聰明的人組成團隊,讓他們以開放的方式分析這些信息。

  我們黑石的文化是不要有旁觀者。如果你在場,你必須發言。你必須說你自己的想法,而不是別人的想法。

  我不相信在企業中有所謂的希望中文有對應的說法做“付費觀眾”的人。你參加會議是來做貢獻的,而不是坐在那里看別人發揮才智。我們在黑石會有非常激烈的辯論這是我們企業文化的一部分,每一次決策都會有但從不針對個人。因為在大多數的機構中,如果你提出與另一個人不同的意見,在別人看來實際上你就在攻擊另一個人。這樣的效果不好。所以,人們都不愿講真話。

  但在黑石,我們營造的環境是你必須要講真話,講你真實的想法,不針對個人。一旦大家都知道每一個會議都是這樣的作法,你就可以體會到集思廣益的好處,而這是非常重要的。而且,我們還有其他的核心價值觀,就是幫助社會,讓員工們有機會幫助企業外部他們個人關心的組織。而且我們對待公司的每一個人如同對待家人一樣。

  我把黑石作為小公司來看待,F在,我們有超過50萬的員工。母公司大概有3000人,然后其他分散在我們持有的企業和資產中。但我盡力確保黑石的高管團隊每周一抽時間與每個業務條線的每一個人召開視頻會。因為如果你要傳遞你的價值觀和對世界的思考,你不可能發一封郵件了事。你必須要親自出場。視頻會已經改變了企業的管理方式。因此,和比如說私募股權投資組的全體員工開會,之后是不動產業務組,然后是信貸組、戰術機會組。我們四個人花一整天的時間,坐在同一個房間里,與大約 250到300個專才和各個業務條線的員工開會。我們會把世界上發生的所有事情都梳理一遍,讓每個人掌握全面的信息。即使你只有23歲,你掌握的信息也不亞于公司的高層員工。我們努力把每個人都當成公司中最重要的人來對待。這是一種很美式的風格,很扁平,而非垂直的。

  當你把非常有才華的人當作極其重要的人來對待,那么他們會近全身心地為公司的利益付出,因為他們的思想與你保持了統一。所以,這種打造組織的風格是非常強大的,每一個員工,在他們獨立應對的情況下,都會體現出你的價值觀。你不需要告訴他們該說什么。他們知道該說什么。

  沈南鵬: 這是一種非常獨特的企業文化。而且對于黑石這樣的大機構而言,讓所有員工覺得自己是家庭的一份子,做起來顯然并非易事。我認為,這是一種非常強大的企業文化。你幾次提到過人才,說要招募一流的團隊成員。你在書中講到,“可以用9分的人才來打造成功的企業,但在開拓新業務上,需要用10分人才,他們都是自我驅動”。那么,你怎么知道某個人是“10分”人才呢?你是如何評估的?

  蘇世民:南鵬,你就是一位“10分”人才。那我怎么知道你就是10分呢?我衡量的一個標準是,對于40歲以上的人而言,個人聲譽就代表著他們的能力。如果認識你的人都說你很了不起,那我很可能也會覺得你了不起。我實際了解到的情況也是這樣,你就是個很了不起的人。

  蘇世民:人在年輕的時候,因為還沒有完全定型,所以比較難評判。我一生中面試過許多的人。我在商界打拼已有50多年的時間。面試是我最喜歡的事之一。我喜歡它是因為當一個求職者走進來的時候,你很難預判會發生什么情況。所以,這像是一場冒險。它不像你其他日常的工作。

  通常我會拿到求職者的簡歷或履歷表。通常情況下,至少在西方國家,尤其是針對年輕人, 他們會描述自己的背景情況,然后在簡歷最下端會有“興趣”一欄。也許他們攀登過珠穆朗瑪峰,也許他們是最棒的游泳運動員,在奧運會上奪得過銀牌,或者他們是美國四歲以下的國際象棋冠軍總之是一些有趣的事實。所以我的體會是,他們既然把這些信息放進簡歷里,那我就會問他們。我總是會問,因為這是一貫的表示友好的方式,也因為他們似乎提出了這樣的要求。然后我們聊的內容才會轉向其他方面。不管是什么內容,我都會順勢引導。

  有時候,我在面試前可能剛剛做了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比如今天我們做的這個將會傳遍全中國的視頻。我就會對下一個看到我的人說,天哪,我剛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剛才感覺在和中國1億觀眾在對話,多有意思啊?如果對方不接我的話茬,那就有點奇怪了,因為我描述的不是一個人每天都會做的事。所以,我的經驗是,如果對方一點反應都沒有,那就說明他的求知欲不強。我想招的人是思想活躍的人、聰穎的人、靈活應變的人、有求知欲的人。

  如果我們開始聊一些求職者不知道的內容,我也沒有背景知識,那么他們要么就會想方設法的去對戲,然后稍微露出些馬腳;蛘咚麄儠f,我對這個領域完全沒有背景知識。我可以做以下發言,但這并不是我擅長的領域。

  我尋找的是能在壓力下不慌亂的人。當你不面對壓力時,做到鎮定自若并不難。大家很清楚這一點,因為面試的環境會激發求職者的緊張情緒,但對我不會。所以,我會試著去考察求職者在這種壓力下的表現。他們是否喜歡有壓力?壓力是否能激發他們的活力?還是在你問他們一些問題之后,你看到他們會往后坐,象征性地試圖遠離你?如果看到這樣的情形,那就沒希望了。

  我也會試想這個求職者入職黑石以后的情形。我還會想再見到這個人嗎?他們有展示過一些我不知道的內容嗎?是在我非專家的情況下,告訴我如何用不同的方式來看待一件事?這樣一來,你就可以很快揣摩出這個人的水平。

  輪到我面試別人的時候,求職者能不能勝任工作,公司的其他員工已經替我把好關了。不可能說一來面試就先找我。通常在我們公司的系統里,求職者都要先和十五到二十個人面試完,才會到我這一輪。所以我在這個階段要做的評判是,他們有多大的潛力?如果我面一個人,實際我大約9個月前面過一個人來開辟我們成長性權益投資的一項新業務。這個人非常出類拔萃。我本來只是要面他半小時的,但我和他聊得根本停不下來。所以聊了一個半小時后,我說,雖然我還沒征得其他人的同意,但大家都覺得你很不錯,我們決定錄用。你非常棒。我非常期待與你共事。這種情況當然并不經常發生,因為得10分的人才必定鳳毛麟角。不管怎樣,錄用人才,判斷他們具備的潛能,是成就偉大組織的必備要素。

  你一定也有所體會。這就是我們看家的本領。不斷面試他人,試圖摸清他們的想法,考察他們的內驅力、才干、智慧、靈活性是否能助你成就一番事業。有時候在創投行業,一個棒的人才,也有很棒的想法,但是世事難料,那一筆投資可能成績不太好。但這類人再做其他項目就會成功,因為他們是非凡的人才。

  沈南鵬:這個建議非常好。企業管理者應該如何與求職者交談。你之所以能在面試時做出這些對人的判斷和決定,是因為你一直以來都有非常成功的投資成績。下面讓我們進入下一個話題。

  你在書中提到,你有一條商業指導原則就是 “永遠別虧錢”。能否詳細解釋一下?是否還有其他的投資原則是你想和大家,特別是年輕一代分享的?

  蘇世民:當然可以。別虧錢可以比作醫生行醫立誓時說的 “不可傷害病人”。也就是別讓病人進到你診室,你做一番治療,然后害死了病人。對不對?我們做的第三筆投資是投資一家鋼鐵流通企業,出了問題,也讓我學到了一個道理:投資人最恨你虧錢。如果你在某些投資上沒賺足錢,那沒關系。那只是一次失誤。如果你虧了投資人的錢,他們就會對你出奇地憤怒,幾乎不可能再給你追加資本。所以,你在做決策時,一定要非常謹慎。這并不意味著不承擔風險。但是,當你做任何決策的時候,你要認定,你沒有在冒風險。

  你之所以做如此認定,要么因為你從一開始就很蠢,你只是覺得沒有在冒險而已,要么是你已經做過作業,分析過可能出問題的環節,并且你已經討論過,并有計劃去除那些顯然會傷害到任何新業務、新組織或新投資項目的事情,并且設計方案去規避。

  而且我認為投資的不均衡性很重要虧錢的機會和賺錢的機會均等在我看來是一種荒謬的投資方法。即使是大筆的錢。我的行業并不是你從事的風投,風投行業總有人這么操作。有時他們業績可以非常亮眼,讓人驚嘆。但我的經驗是,當你在管大規模的資金量時黑石在管資產超過5000億美元。對于私募投資來說,這絕對是一筆巨資。實際上,黑石的資產規模全球最大,其他公司無法比擬我們的責任是始終為投資人做到最好的業績,并用我之前講到的流程,即公開辯論所有的基本假設。這使我們能夠在大致做到不虧錢。

  在當前的金融危機之前(如何走出這次危機還需拭目以待),在我們過去的700筆投資項目中,我們只出現過一個破產一次災難性的虧損。這是非常讓人震撼的記錄。試想你收購了如此多的資產,每一筆交易都需要借大量的資本。700筆投資,只有一筆破產,說明我們還是可以做到不虧錢的。

  沈南鵬:的確如此。我想這700個項目中每一個都含有一定風險,但你通過各種方法分析并管理住了這些風險。這是讓人驚嘆的數字和記錄。除了“永遠別虧錢”之外,如果還要選擇一個投資原則和大家分享的話,你會選擇哪一個?

  蘇世民:好的。選擇進入成長性的行業。如果你投的是整個領域都表現不錯并且未來表現會超越你投資當日表現的領域,你就找到了成功之路。如果你投資的是一個你認為挺便宜的但是成長性很差的標的,那么如果出了問題,你就沒辦法去博得成功。

  這就是我要說的另一項原則。南鵬,我用黑石的不動產業務來舉例。當我們看到互聯網高歌猛進時,我們出手了所持有的大型購物中心和商場類的資產。在西方國家,別擁有這類資產是非常明智的。我們拿著套現的錢和追加的資本,購買了倉儲類的資產。我們為什么要買倉庫?因為所有的互聯網銷售企業,不管是阿里巴巴還是京東,都需要倉庫來備貨發貨,把貨運到客戶手中。所以倉儲類資產在全球范圍內最終成為了不動產領域中業績最好的。在過去的十年里,我們一直是全球最大的倉儲類資產收購者。我們投資的思路是,認準增長的領域,社會變革的方向,把認為行將不振的資產脫手,并對我們認定的主題投入巨大的資本。

  沈南鵬: 是的,在一個成長型行業里順風而為,肯定要比頂風前行要好得多。中國有很多年輕人在讀你的書,不單純是為了投資,也是為了尋求對自己職業生涯和人生有益的建議。如果只能給他們一個建議的話,那會是什么?

  蘇世民: 我認為其中一個建議,特別針對年輕一輩而言,是投入到你鐘愛的事業中。你會發現,在生活中如果你能找到一些你天生對口的事業你的興趣與能力適合某一類型的工作那你可以把這一事業做到極致。舉一個有趣的例子。美國有一個籃球運動員叫邁克爾喬丹。他應該是有史以來最出色的籃球運動員,一個了不起的運動員。他的父親過世之后,他一度非常沮喪。他放棄了籃球,去嘗試另一項運動棒球。但是,喬丹是一個糟糕的棒球運動員。這個例子中,一項體育運動最優秀的選手選擇從事另一項體育運動,表現只是平庸。

  這怎么可能呢?兩者都是體育運動。一年半以后,喬丹決定回去打籃球。我去看了他回歸后的第二場比賽。他當時已經快兩年沒摸過籃球了,但第二場比賽他就得了40分。這是一個特別高的分數,因為他很有天賦。我們每個人都有自己喜愛而更擅長的事物。如果堅守自己具備天賦的領域,你會發現你的人生會更成功。你會更快樂,也很可能會有更大的成功。

  蘇世民: 南鵬,我也想問:看到疫情對中國經濟目前造成的困擾,你對大家的首要的職業建議是什么?

  沈南鵬:不管有無疫情干擾,這個規律一直適用。你也對此做出了精彩的闡述,那就是要對自己的工作和事業,對你真正熱愛的事情懷有赤子之心。此外,我認為大家可以選擇進入一個在發展前景上令人振奮的行業這不僅是你的短期目標,也是中長期的規劃。建議年輕大學畢業生留意這些擇業標準,因為這些標準比薪酬重要得多。對于年輕的創業者而言,我知道他們很多都是剛剛成立公司。在目前的情況下很不容易。我建議他們在這個非常時期把重點放在公司的生存上。我認為最重要的是理順公司的現金流,因為這是確保公司得以存續的唯一方式。然后,任何創業公司都必須專注于產品。我覺得危機會過去,如果你有真正差異化的產品,風雨過后你就會在行業內以更強的姿態顯現。我覺得在當下的市場環境中,你必須有韌性,必須堅強,因為很多優秀的公司其實都經歷過類似的非常時期。

  蘇世民: 我覺得你提到的每一項因素都是正確的。我認為這一階段將是對年輕一輩的一大挑戰。我告誡黑石里工作的年輕人們,他們都很幸運,能在當前出現經濟大脫節的時期投身到我們的行業,也就是投資行業,因為他們將學會永遠不要盲目相信別人對未來的描繪。

  如你所述,確保公司有足夠的現金和現金流,才能不至于陷入困境。年輕人初出茅廬時,他們會放眼世界,會看到自己構建的模型,滿懷期待,而且他們未必做好了不遂人愿的預案。我開始工作的時候我1969年第一次創業,然后去上了商學院,1972年畢業回來,在雷曼兄弟公司工作。當時美國有10年的時間內股票沒有上漲。所以我知道了股票不會自動上漲。而且即使漲了,也是一種饋贈,也可能只是短暫的陽春。所以,我的整個職業生涯,因為我在大環境不好的時候學會了不要輕信人云亦云?偸羌僭O它可能會出錯。永遠保護好自己的事業。

  蘇世民: 是的。所以,現在的年輕一輩剛剛走上工作崗位的年輕人和企業的經營者,將學會什么是紀律性,以及學界常說的 “風險控制”。在未來10年、20年乃至30年的職業生涯中,這些原則將讓他們受益匪淺。即使現在面對比較艱難的時期,他們也要把它看成是一次受教育的機會。在這一時期,他們將學到有助于成功的原則。

  沈南鵬:非常高興和你進行今天的對話。時間關系,我們馬上就要結束了。我希望你能早日回到中國,與你的中國粉絲們面對面交談。

  蘇世民:我確實想盡快回到中國。我在清華大學有一個“蘇世民學者項目”。你知道,現在蘇世民學者們都分散在世界各地。從留學生的角度而言,大家都想趕快回來。我們都需要保證安全,而我們政府的工作就是幫助營造安全的環境。我希望能夠盡快回到中國。

(編輯:芭奇采集)

國際新聞

更多>>

民生新聞

更多>>

最新文章

推薦文章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版權聲明 | RSS訂閱 | 網站地圖
母女为多赚钱倒卖过期疫苗 青海11选五走势图 炒股死了多少人 黑龙江福彩36选7历史开奖 河北排列7开奖时间 甘肃十一选五中奖秘籍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查询 浙江6+1走势图幸运之门 双色球开奖 好运快三有规律吗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